专访足协副主席:向球迷道歉 不出线会公开道歉

2015-11-20 19:56    来源:腾讯体育    点击:
独家专访足协副主席:若最终不出线会公开道歉

魏吉祥接受腾讯体育记者赵宇专访

    (记者赵宇)国足客场没能战胜中国香港队,世预赛四十强赛出线希望渺茫。外界对于国足主帅佩兰、中国足协、中国男足的谩骂、质疑再一次达到高潮。足协分管国家队工作的副主席魏吉祥接受腾讯体育记者专访时表示自己在赛后也是充满了愧疚之意,并以个人的名义向球迷道歉。他明确表示,如果中国队最终真的无法获得世预赛四十强赛的出线权,那么中国足协会以公开的方式发表向全社会的道歉,“不管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没有获得出线权,都跟我们足球管理者工作没做好有关系,我们道歉也是必须的。”

    两战中国香港裁判都有明显误判

    腾讯体育:主客场都没赢下中国香港队,这个结果是不是也很出乎你的意料?

    魏吉祥:首先中国香港队的实力出乎我们的意料,他们的实力增长迅速。通过归化球员,跟以前已不能同日而语了。我们主场跟他们比赛时有40多次射门,控球率也是三七开,在这么一个拥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还是没有拿下对手。他们采取门前摆大巴的策略,对付这种密集防守对球员的个人能力是一种严峻的考验。我们联赛中前锋位置很多都是外援,中方球员都是一些配套的前锋球员,所以在对方密集的情况下能不能通过个人能去创造出射门机会,甚至把握住射门机会,这是个问题。我们现在队员的技术水平都比较平均,没有两、三个或者一、两个特别优秀的。

    腾讯体育:郑智应该算是比较优秀的球员。

    魏吉祥:郑智是比较优秀的球员,但他也只是中后场。中超联赛一般都是攻守比较平衡的比赛,我们的球员在攻守平衡的比赛中更多的发挥是速度、空间或者给外援创造机会,拉出空档来。靠密集防守的球队可以取得比较理想的成绩,不掉级,但想跻身一流的队就比较困难,所以想进入中超的前几名都要攻守平衡,靠进攻要去赢球。

    腾讯体育:这两场比赛我们的运气是不是也不太好。

    魏吉祥:在深圳比赛的时候对方有一个手球没有判。打这些密集防守有时候除了靠前锋的个人能力以外,定位球的成功率以及禁区里面创造的点球机会也是方法之一。但裁判没吹,丧失了一个赢球的机会。客场比赛时我们一个进球都没吹。这个球应该是绝对的进球。另外张琳芃也一个边路突破,对方铲球铲倒以后也没有吹,当然这也是点球。这就说明这个裁判在这场比赛当中倾向性还是比较明显的。

    腾讯体育:有人认为国足成绩不好,跟队员们不信任主教练佩兰也有关系,你觉得有这样的问题吗?

    魏吉祥:我们对队员的精神状态还是挺满意的,队员还是百分之百的都在使劲,像郑智这么大年纪了,拼抢也很厉害。打完比赛以后社会上也有一些传闻说队员和教练员之间有矛盾,存在不和现象。我想说,输了球有一些情绪,会低落一些这个是正常的。但是佩兰跟球员交流得还是比较好的,他这个人没有脾气特别大,更没有跟队员发脾气什么的,私下都有交流,我感觉队员们对他还是很支持的,有一些情绪是属于球没打好以后自然而然的情绪,我能感觉到球输以后对这个队伍也是一个考验。

    失败也是一个队伍要经历的,失利也是一个队伍需要经历的,磨练的。这个时候就考验你能不能打硬仗,不是所有的比赛都是要胜利的,越到关键,越打到后面水平高,可能你的失误率就会越多,所以如果你输一场球就被打垮了,那你也不是一个坚强的队伍。失败了没有关系,我们重新凝聚。优秀球员就是要有这样的品质,打不垮,失利以后很快能够调整过来情绪,打下一场比赛。

    个人代表球队向球迷道歉

    腾讯体育:中国队赛后也对裁判问题向亚足联进行了申诉?

    魏吉祥:我们也觉得吃亏,有时候还没碰(对方球员就)倒了,他就吹了,我们队员都很不理解。这场球之后我们第一时间做出了申诉,包括深圳的这场球,对我们严重不公。应该说从一般情况下裁判是要尊重比赛场上的实际情况。

    腾讯体育:申诉完了有什么反馈吗?

    腾讯体育:我们知道这种申诉不会有什么反馈。这么多年来我们也比较注意跟亚足联的配合。但在这样关键比赛中,判罚已经影响到了最终的结果,而且我们的进球是非常明显的。这样的比赛结果影响了我们的前途,让我们晋级的机会比较小了。

    腾讯体育:你作为分管国家队的足协副主席,是不是也觉得很遗憾?

    魏吉祥:比赛结束后我心里也是很惭愧的,没有能够满足我们广大球迷对我们的一个期望,特别是在中国足球改革的这种形势下,我们没有打出真正符合我们球迷要求、社会要求的成绩来,我们也是很内疚的,向球迷们致歉。我们还会更好地总结,因为总体来讲中国足球在进步之中,我们最终都要从有利于中国足球技战术、技术水平提高的角度去研究这些问题。

    腾讯体育:在道歉的同时,中国足协的工作是不是也有失误的地方?比如主场同中国香港队比赛,却把比赛场地安排到了距离香港最近的深圳。

魏吉祥:现在来看确实是一个失误。当然,这失误是一个过程,当时我们一个赛期基本两场比赛,后面还有马尔代夫的比赛。客场打马尔代夫的比赛也不好踢,卡塔尔队也是最后一分钟才战胜 他们,我们当时把过多精力放在同马尔代夫队比赛上。按理来说,我们当时应该把这比赛放在北方城市更合适。既然是我们的主场,肯定要选择更有利于我们的场地,让对方更不适应一些。但当时主要还是考虑从深圳去马尔代夫打客场比赛更方便,所以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确定无法出线时足协会公开道歉

    腾讯体育:没在客场赢下中国香港队,很多队员一晚上都没睡觉,你个人当时什么心情?

    魏吉祥:现实真正到来的时候也很沮丧,心里很不好受,毕竟冲进世界杯是我们每个人的梦想,特别是当前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对足球的发展高度重视,全国人民对足球充满了期待,我们却不能获得世预赛第一阶段比赛的小组出线权。如果真的终止在这个地方的话,我觉得我们这一任足球管理者和这一代球员都感觉到没有完成好这个任务,充满一种自责的心理。但我想中国足球的路还很长,足球这个项目本身也需要人才辈出去支撑,所以让我们应该想得更长远,把中国足球的面貌彻底改变,我们后备梯队一代又一代的人才也应该保证能够跟得上。

    腾讯体育:如果中国队到最后真的确定出线不了了,中国足协会有一个公开的形式的道歉吗?

    魏吉祥:如果真的变成了现实,我们一定会给社会一个答复的。

    腾讯体育:公开的道歉?

    魏吉祥:这应该是必须的吧,因为国人对足球这么热爱,这么期待,不管什么原因,客观原因也好,主观原因也好,但是我们都觉得没有完成任务。现在我们还要继续努力,还要全力以赴把后两场踢好,后面两场比赛必须拿下,这个决心现在还是有的。当然在过程当中我们也会反思前一阶段的整体的备战。

    中国队现在属于亚洲二流水平

    腾讯体育:为什么中国队在亚洲杯比赛中表现得不错,但到了世预赛时就如此糟糕?

    魏吉祥:第一,佩兰接手以后我们进行了一系列的备战,热身赛的成绩也是不错的,我们就带着这样一个状态进入到了亚洲杯比赛当中。一个教练带队能够取得更多的胜利队员对于他的信任度自然会高,在这种状态下我们去参加了亚洲杯。再加上一个新的教练的到来,队员的表现欲望是比较强的,都想占据这样一个主力位置。第二,亚洲杯时我们的对手都不弱,大家都是在踢攻守平衡的比赛,不是像中国香港队那样龟缩在半场防守。中国队就是这样,打强队不弱,打强队又不强,这种情况往往发生在二流队中。如果说把队伍分成三类的话,上、中、下,二流队往往就是这种表现。我们这个队已经是二流队的特点。

    腾讯体育:也有人认为亚洲杯时运气比较好。

    魏吉祥:亚洲杯是一个攻守平衡的比赛,大家队伍水平都比较接近,都想赢球。小组赛的几个队都想赢我们,加上我们机会也比较好,特别是第一场球跟沙特,假设当时沙特的点球要是进去了,第一场要输了的话,亚洲杯是否能够取得这么好的成绩?所以有时候打这种赛会制比赛一场球就占到三分之一的比例,第一场球赢了非常重要。

    腾讯体育:关于佩兰的用人问题,外界也一直有争议,你怎么看?

    魏吉祥:每个教练员都会有他的一个战术指导思想,或者他固有的一种打法体系,有时候我们也很难让一个教练满足社会的要求,比如说他的打法就是需要这样的队员,你要改变他,你认为这个球员技术好,但是他认为这个技术好的队员不能满足自己的打法的要求,自己要求的就是对抗,高强度的身体接触,这个很难一下子改变。佩兰是欧洲教练,他的理念一直是主张欧式足球,一是整体,第二是力量对抗。所以在他的选员的过程当中也可以看到,他对对抗性球员,他对身体状况非常重视。所以就出现了黄博文、张稀哲等球员的使用问题,蒿俊闵也调过,但后来就再没调,可能都不符合他的条件,他对力量对抗的要求比较高。

    佩兰是否下课由专家组评估

    腾讯体育:主场战平中国香港队之后,就有人要求佩兰下课。现在这种下课声更响亮了。

    魏吉祥:主场没有战胜中国香港队之后我们专门跟他做了技术交流,我们也给他提了一些建议,他也吸收了这个建议,至少黄博文、张稀哲调入了,应该说也是做了一些改变。当然现在这个局面……我们跟他签的合同应该是到世界杯最后一场球以后才终止。我们现在很难确定最终能否出线,现在只是理论上存有可能。佩兰现在进入了一个短暂的休假期,休假之后我们也会组织技术委员会、教练委员会对他的执教进行一个评估。选教练员是一个严谨的程序,对一个教练员不使用他或者终止合同都是更严格的程序,需要有程序和技术评估去做出意见,然后提供给足协,我们再最后做决定。这个决定是需要综合评估的,而不是足协自己说了算。

    腾讯体育:也就是说接下来技术委员会、教练委员会这个评估非常重要?

    魏吉祥:我们会做出客观的评估,对教练员的评价也是一个严格的程序,这个程序进行以后我们才可以去考量。我们选择教练会有一个周期的考虑,毕竟还有剩下两场比赛,哪一个教练愿意接手这样一个没有希望的比赛呢?或者希望不大的比赛呢?这是一个实际问题。如果我们考虑更长远,教练的聘任那又是下一个周期的事情了,下一个世界杯的周期的事情。所以就有一个是否衔接,如何衔接的问题。

    腾讯体育:现在有两种可能性,一个是现在让他下课,一个是让他带队打完两场比赛后再下课?

    答:我们现在还没有评估,还是要相关专家经过对前一阶段比赛的意见评估以后再做决定。

    腾讯体育:评估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答:接下来两场比赛要等到明年三月份,所以这中间的空间还是有的,但是我们会尽快。整个社会都很关心这个问题,佩兰休假以后我们就会安排这样的一个评估。

    腾讯体育:佩兰什么时候休假结束?

    魏吉祥:可能就三、五天时间,是一个短期休假,这个休假是正常的。

    选择佩兰过程不存在问题

    腾讯体育:很多人在质疑中国足协选择佩兰的过程存在问题。

    魏吉祥:这个我也看到了。我们这次是公开选择主教练,最开始有40多个人进入名单,最后是一层一层的去欧洲去面试的,确定10名左右陆续再面试,然后确定到5人,最后确定到3人。有人说这个过程跟蔡局(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中国足协主席蔡振华)有关系,并且扯上了他的老乡。我完全不认同这种说法,因为选帅时我已经担任分管国家队工作的足协副主席,整个过程我都了解,跟蔡局没有任何关系。

    腾讯体育:那是什么原因让中国足协最终选择了佩兰。

    魏吉祥:佩兰来中国时就是一个人来的,没有经纪人。中国足球的现状和水平,以及卡马乔下课时的种种问题导致不是所有世界一流的教练都愿意来给你执教,而且选择教练也是一个双向选择过程。我们国民的期望世界大牌教练,人家可能就没报名。人家有的是地方去执教,干吗来中国执教?而且中国足球水平那么低,世界级教练是有志向的。如果你请世界名帅过来,是要支付人家高额工资的。当时足协因为卡马乔年薪问题,资金非常有限。如果要用企业赞助这个资金的话,足协好像又不作为,老是让企业赞助来选择教练。既然是公选了,我们当然愿意聘到最好的教练,但受到种种条件限制,我们只能在符合条件的人选中进行选择。

    腾讯体育:也就是说选择佩兰跟当时的大环境也有一定关系。

    魏吉祥:说白了现在这个阶段的水平选出来的教练都是一个过渡性的,只要比中国教练强就可以。有的时候你不得不承认,我们只有现在这些队员,什么料做出什么菜。可能请来大牌教练带,调整得会更好一些,机会把握方面会更好一些。但不是说大牌教练来了就能让我们的水平一下子有了质的飞跃,这也是不现实的。外面一直在谈恒大的教练,中超其他强队的大牌教练,但各个国家都是这样,俱乐部都是最高水平,因为人家企业钱多,企业是自己的钱,足协在一定程度上是国家的足协,是国家机构,哪有那么多的钱?各个国家可能都是这样,各个国家队的教练水平可能都不是最顶级的。

    腾讯体育:我们没有更优秀的球员,是不是也跟青训体系欠缺有关系?本身就培养不出来太优秀的球员。

    魏吉祥:足球的道路是很漫长,真正要从青训抓起,从小孩子抓起,我们在这方面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去做。欧洲的青训体系比较成熟,他们是以培养人才为第一目的,这种人才需求就不分年龄段。所以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路,我们全新的青训体系正在构建之中,新的青训体系一定要符合市场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而不是靠以青运会、全运会来拉动的培训体系。

    足球是一个国际化的项目,特别是欧洲由俱乐部带动的青训体系,所以师资力量、场地条件、社会富裕程度都会决定青训体制的情况。欧洲的青训体系中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成为俱乐部的优秀球员,成才率30个人里面大概也就有2个,他会把这些孩子分流到社会上去,因为这些孩子没有脱离学校,继续往上走就往上走,不往上走也没有脱离学校,而我们在这方面还差很多。由于踢球的人少,所以淘汰机制就相对欠缺,很多人到了最后好赖都在足球圈里面,到高年龄段以后基本没有淘汰机制了。

    国家体育总局5600万的校园足球资金转成青少年资金以后,我们现在实际上已经把青训体系的雏形搭建起来了,我们把这个资金拨到各个省市构建业余训练的青训中心,我们特别强调要构建业余训练的青训中心,专业的自然而然在全运会队就能够解决,让更多的孩子有更好的培训条件。另外我们还需要提升青训教练的水平,只有教练的水平提升了,他们教出来的孩子水平才能够更高。我也知道,一些基层教练的收入水平很低,这也是需要解决的。发展足球不是一两天的事情,尤其是发展青少年足球,要有耐心,要走很长的路。

 




(责任编辑:侧面)

相关阅读

精选图文
头条精选
24小时排行榜
  • 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5-2016 www.goweng.com 国文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芝麻通  蜀ICP备150066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