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霸气冲天,今日身陷囹圄 辉县“西霸天”能否走向覆灭?

2018-08-23 11:36    来源:国文网    点击:

昔日霸气冲天,今日身陷囹圄

辉县“西霸天”能否走向覆灭?

对于辉县市老百姓来说,2018年4月11日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时间。因为这一天,横行辉县十几年,号称太行山下西霸天的“王老大”——辉县市金天问石材有限责任公司的总负责人王振龙和其手下的十几名爪牙,因涉黑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此案随后引发全国关注。

涉黑组织 罪行累累

以王振龙为首的涉黑组织,十几年来,视法律为儿戏,肆意践踏。期间,为了独霸制砂市场,其手下的爪牙随意殴打他人,用非正常的手段逼迫多家制砂企业停产,导致辉县多家机制砂企业,长期关门停产、破产。

经调查,除了影响制砂企业的正常的经营秩序,他们还用暴力手段殴打他人,造成一人重伤、三人轻伤。同时,涉敲诈勒索两起,并以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巨额公私财物。

除此之外,受害人举报王振龙,非法占用耕地、毁坏耕地数百亩,非法侵占集体财产,引发数百名村民常年上访不断。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

据了解,目前王振龙组织涉黑犯罪案件阻力频频,“大事化小”的倾向明显。受害群众为此非常担心,希望上级部门重视王振龙涉黑案,让犯罪分子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

媒体披露 触目惊心

王振龙为害一方,民怨沸腾,终于引起媒体关注。2018年4月1日,《法制日报》在社区版头条刊登了题为《太行山下有个霸道“西霸天”》的文章。

文章翔实报道了王振龙涉黑犯罪事件。自2000年以来,王振龙为非法获取经济利益,依托名下企业,组织笼络一批人员大肆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形成了以王振龙、王振虎、王振魁三兄弟为首,以施某、褚某、葛某等15人为爪牙的黑恶团伙。

在团伙内部,王振龙对犯罪活动进行统一策划、安排和指挥。该团伙人数众多、结构稳定、层次分明、分工明确,依托“辉县市金天问石材有限责任公司”及关联企业以商养黑、以黑护商,通过暴力手段,攫取巨额利润。

同时,编织关系网,寻租保护伞,操控基层选举,滋长邪恶势力,频繁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害一方。

一波三折 舆论哗然

王振龙被刑拘的消息迅速传遍整个辉县市,乃至全国。受害者扬眉吐气,知情人奔走相告,老百姓拍手称快。

就在大家高兴的时候,“剧情”突然反转。2018年5月初,辉县市检察院以证据与罪名不符为由,对王振龙涉黑组织骨干成员王振虎(系王振龙之弟)、葛某、范某等六人决定不批捕、予以释放。

一时间,举报者吓得东躲西藏,社会舆论一片哗然。“还是王振龙势力大、后台硬、倒不了,小心王振龙出来后要报复。”各种言论在坊间传播,甚嚣尘上。

之后,在舆论监督下,经上级机构督办、检察机关复核,迅速纠正了对王振虎、范某等人的错误释放行为,并正式决定逮捕羁押。但是让人不解的是,辉县市检察院批捕科仍以证据不足为由,对葛某等人决定不批捕、予以释放。

王振龙涉黑组织应被刑拘逮捕的成员,至今逍遥法外,造成极大不良影响。受害者噤若寒蝉,举报人疑窦重重,就连基层办案人员也脸露怯色,对上级办理此案的决心产生疑虑。

人们怀疑,一定是犯罪分子背后的“关系网、保护伞”起了作用。为何有人要保护犯罪分子?难道是同流合污,还是担心拔出罗布带出泥?

人们呼吁,此案非常有必要采取异地办案的方式,以最大限度地减少或杜绝暗箱操作,彰显法律的公平和尊严!

以政遮黑 以黑养商

王振龙涉黑组织以“黑”养“商”,通过违法犯罪手段攫取巨额财富。经济实力壮大之后,王振龙把目标锁定在了谋取人大代表的“政治光环”上。

其实,王振龙一个黑老大是根本不具备成为人大代表的资格和条件,完全是通过关系网加贿赂骗取的。辉县市人大代表的“政治光环”随即成为王振龙涉黑组织实施违法犯罪的护身符、挡箭牌,令其犯罪气焰更加嚣张和疯狂。

王振龙涉黑组织通过贿选、威胁等方式干扰、破坏选举活动,渗透、控制基层组织。先后让组织骨干成员葛某(现被取保候审)担任西土楼村村委主任、支书。让贴身打手施某(已被批准逮捕)担任前姚村村委主任。让组织成员王某担任西土楼村委委员。

就在今年初村委换届时,王振龙涉黑组织还上蹿下跳、四处活动,为王某担任西土楼村委主任、葛某继续担任该村支书摇旗呐喊、站台助威。

即便在葛清某、施某、王某、等人涉案证据确凿的情况下,王振龙涉黑组织背后的“关系网、保护伞”,仍将西土楼村、前姚村换届选举搁置,为葛某、施某、王某重新担任支书、主任等创作条件。

知情者称,如不将王振龙涉黑组织核心骨干成员葛某、王某等人涉案活动查清深挖,不仅不能一网打尽王振龙涉黑组织,更无法保障村级组织的正常运行。

深挖彻查 后台是谁

十几年来,王振龙涉黑组织违法犯罪活动不断被人控告检举,不断被上访到省、市甚至北京。

可到头来,问题没有得到关注和解决,上访者反而多遭打击和报复。2011年6月,河南日报《内部参考》以《辉县有个作恶多端的人大代表》为题,报道王振龙涉黑组织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种种恶行。时任新乡市委书记李庆贵批示时任辉县市委书记的崔学勇严肃查处。可就这样,该事情还是不了了之。

这些年,受害者也曾多次报警求助,但警方无一例外均以“经济纠纷”敷衍搪塞。甚至时至今日,王振龙还能从看守所传递消息出来,声称只要举报人不再紧盯不放 ,他们就能将大事化小,避开这次扫黑除恶活动。为什么在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高压态势下,王振龙一案查办起来仍然一波三折,进展艰难。前有王振虎等人的意外开释,几个帮凶至今仍未收押;继而又有重大问题,特别是王振龙巨额偷税漏税一案未见分晓,更有隐藏的保护伞至今未能连根挖出,其中的利益输送也未能查清弄实。试想一下,面对接而连三的咄咄怪象,面对难以招架的生命威胁,面对随时都可能再次出现的反弹报复,受害者提心吊胆,举报人惶恐不安,怎么能取信于社会大众,人民群众又如何能满意放心。

王振龙涉黑组织平日里在外面常拿背后的“关系网、保护伞”炫耀,当地群众对其“四大保护伞”也都耳熟能详。

其中,辉县市砂管局局长施瑞因严重违纪违法,已被新乡市纪委留置调查。新乡市政法委副书记李俊也已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但王振龙涉黑组织安置在纪委监察和土地部门内的另两大保护伞,不仅没有受到任何调查,甚至还继续在为王振龙涉黑组织逃避打击出谋划策。

时至今日,王振龙涉黑组织背后的“关系网、保护伞”还在为其“鸣冤抱不平”,希望能破财消灾、大事化小,甚至还设想秋后算账。如果不将王振龙涉黑组织背后“关系网、保护伞”一网打尽,不仅有违中央打黑除恶精神,更有失法律的尊严、有损政府形象。所以,一定要排除干扰、查清查细,不管牵扯到谁,都要一查到底,确保除恶务尽。

 


(责任编辑:侧面)

相关阅读

精选图文
头条精选
24小时排行榜
  • 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5-2016 www.goweng.com 国文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NewsCMS  蜀ICP备150066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