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伞兵队》:蚁羶鼠腐民国王朝缘何不亡?

2015-11-07 21:14    来源:我们都是影评人    作者:taoxinxu释凡    点击:

 
    由于《抗日奇侠》《箭在弦上》等雷剧把抗日剧搞臭了,加上看电视剧要很长时间,自己险些错过本剧,但随着今年全国网1.28,制片人王耀鸿力荐,好奇之下就扫了眼。熟知《第一伞兵队》比《伪装者》《北平无战事》有更为深刻的思考。其跌宕起伏、环环相扣、步步惊心的剧情,对“最后王朝”民国政府的贪污揭露程度,更比《北平无战事》更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曾有人盛赞《北平》反腐,盛赞《伪装者》汪伪特务(汪曼春、梁仲春)有血有肉、有人性,但《第一伞兵队》做到了更棒。桑华导演身为八一场老派导演,虽然没有赵宝刚、于正、孔笙、侯鸿亮、郭靖宇等电视剧大佬有名,却拥有卓尔不群驾驭力,尤其早年拍摄清朝大剧《龙票》,能叫黄晓明、秦岚都表演鲜活,这可不是《何以笙箫默》《别有动机》那种导演能做到的。而他联手《勇士之城》《雾里看花》等金牌团队,打造新剧《第一伞兵队》群戏掌控得体,栩栩如生的各类小人物,展现了民国政府的各种世态炎凉。 

    尽管蒲巴甲狂哭表演,引发过争议,但他塑造偶然机遇被拉近“伞兵队”的蔡智诚,从满怀复仇的抗日信念,到怀疑动摇的国军功勋,满载理想主义军人“报国无门”的哀叹。徐冬冬演孟雪,这位冷艳豪爽的国军惨变共党卧底,居然起因是男友身亡,鉴证那句台词“战争之所以残酷不是因为死亡,而是因为它会摧残我们生命中美好眷恋!”薛皓文演骆云深,痞气叛逆却忠诚;宋雷涛演贾有才,则是娘娘腔胆怯;司珂华的骨朵、王泫伊的叶灵风,李立群的蔡式超,有卿本佳人女流之辈,有佝偻丧子之痛的老者,见证了为驱除日寇,誓死者无数。

    相比起邵兵的霸气硬朗、神威凛凛、英勇指挥的席少岳,始终在教导手下“伞兵之间要互相信任”,并无怨无悔地饮下烈酒就义,许多人物则没那么“光荣”。张光北扮演疼爱女儿的司令慈父孟元超,属于贪污金钱、兵行险招的救国将领。他不惜“一将功成万骨枯”地去残杀可怜余孽,却逃不出为国殉身的宿命。高天表演最神采奕奕、叹为观止。阴险狡诈、不择手段、巧舌如簧的高智商反派唐壁,用尽一生一世“为爱供养”叶灵风,经受过日寇酷刑与威逼,目睹民国“疯狂坏事”寒了心,堕落成“汉奸”!不仅两面三刀、暗地里下黑手,还屡屡眼高一寸、棋先一着,打得正派人士们狼狈不堪。纵然国共两军群起围捕,他还用慷慨激昂的“舌战群儒”,去讥讽对方利弊要害,让人听得心跳加速。他犹如《暗杀》中李政宰,有着“悲情反派”身不由已的苦衷,诉说着“唐壁”挡车的失败宿命,展现着战争让人性变扭曲。 

    改编自作家王外马甲创作的畅销小说 《战场上的蒲公英》,前面是火爆打斗、伞兵训练、抗战厮杀,后边变成的谍战悬疑,却始终靠着高密度、多线索、多反转的正邪厮杀,经常用层层深入的铺垫,令人难猜到结局。当军营出现卧底,汉奸细作唐壁前来搞“无间道”,双方暗中斗志斗勇,时刻让人绷紧神经。王朋利扮演夏文昭,那句痛骂共军台词“你们打着主义的旗号分田地,等到返乡团回来的时候,就把人给杀了”,让人感觉目瞪口呆。通过大学生蔡智诚投笔从戎的战争生涯,揭露了“最后的王朝”民国政府的腐败不堪、内忧外患,精彩程度与政治深度远高于同期《伪装者》。 

    因为《伪装者》追到结尾时,看胡歌、靳东、王凯投身红色革命组织,自己心中一颗石头落地,反而《伞兵队》的有情人终成眷属?郁郁不得志的男主角,宿命般地被爱人劝降后,我脑中全是毛骨悚然的恐怖联想!阵容逊色、营销普通、播出平台有限,本剧沦为2015年最被低估的经典大剧。在《武媚娘传奇》《活色生香》边挨骂边赚收视的时代里,瑕不遮瑜的《第一伞兵队》属于费力不讨好。剧中,那些怀揣理想、不畏生死、抗日报国的理想主义军人们,面对不仅是日寇的强悍武器、凶残反扑,还面对着地方军的假装支援、中饱私囊、欺压人民,以及军统、共党等细作势力的各种阻拦,因此在蚁羶鼠腐的泛滥猖獗下,“最后的王朝”身处内忧外患的崩溃绝境,缘何不亡?恰巧韩磊唱的片尾曲是《无言的歌》! 

    《第一伞兵队》经典台词汇总:
     
    “战争之所以残酷不是因为死亡,而是因为它会摧残我们生命中美好眷恋。” 

    “你们打着主义的旗号分田地,等到返乡团回来的时候,就把人给杀了!” 

    “我是疯了,在这个黑暗的世界,再这个世道有不疯的吗?仓本把我送到军统,他要让我看到这个世界足够黑暗,才会体会到他给我带来的光明。我在军统里,我都看到了什么?那些无良的商人,用沾满病毒的棉花,给前线的士兵做棉衣。那些贪官污吏,用盟军援助给我们的药品,卖给日本人换金条,那些道貌盎然的知识分子,就冲着几百块大洋,就在报纸上大吹鼓吹抗日亡国论,那些看似忠厚老实的农民,就为了几口粮食,就给日本人送情报,是我疯了?还是他们都疯了?” 

    “我觉得我这一生,该碰到的都碰到了,该付出的也付出了,你看,一念完大学,就跟家里人嚷嚷,我要去实业报国,实业报国,那就开茶厂、做肥皂,东奔西走,走南闯北,餐风露宿,吃紧了苦,受尽了累,但也看尽了世态炎凉。后来随着武昌一声枪响,大伙又开始嚷嚷着要闹革命,你说这命到底该怎么革,革谁的命还没弄清楚呢,又打成一团了,后来国民党起来了,共产党也来了,我心理突然就明白了,什么叫实业报国,我这一生做过最大的错事,就是让你的哥哥们去参军,我始终认为枪杆子越多,我们的腰杆子就能越硬,但是我没想到,我没想到打到后来,日本人打来了,抗日救国的道理我懂,但是我不懂的是为什么去抗战打死的,都是蔡家的男孩儿,我不懂啊”

(责任编辑:侧面)

相关阅读

精选图文
头条精选
24小时排行榜
  • 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5-2016 www.goweng.com 国文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芝麻通  蜀ICP备15006691号